丸子不吃安利嗎

不要,谢谢。





大概是雅all雅的竹馬黨

【相二】你的名字

一发完w好怕自己修仙到猝死,于是有个这个
小小小小虐预警,不行了,比甜我已经甜不过官方了


他们教我用四个字概述平生,我想了想还是在本子上写下了你的名字,你在时,你就是我的生命,你不在时,我已经不算是活着了
——相叶雅纪

下班后陪着上司续了两摊,难免就到了凌晨一点的时候,东京是没有晚上的,莫不如说这时候,才是有些人狂欢的伊始。然而这和相叶雅纪有什么关系,他只是一个正在迈入三十代后半的普通男人,为了生存奔波,在觥筹交错间找着自己的容身之处。现实就像大海,轻易拍熄了年轻冲动的火焰。


目黑区有很多亮着灯光的公寓,可惜都不是相叶的,暗着的公寓里最小的那些里有一套倒是写着他的名字,本来不止有他的名字,可买下公寓没多久,就只有他了。


二宫和也,相叶酒喝的有点多,蹲在公寓的墙角呢喃着这个名字,冷清的公寓本就不大,相叶还只是蜷缩着固守在那个角落。


二宫和也是相叶雅纪的恋人,准确说,曾经是相叶雅纪的恋人,青梅竹马。与曾经的相叶雅纪截然相反,二宫和也从小就是个小守财奴,小宅男,后来变成了一个大守财奴,资深宅男。相叶雅纪不同,曾经身为桂花楼少东家,衣食不愁,攒两个月零花钱就能买刚上市的限量游戏碟,金钱观念极为薄弱,身上的衣服动辄上万,相叶自己本身也是个衣架子,随便穿穿也是时尚前列,顺带一提,二宫和也的衣服一件能穿8年。嗯,那件相叶送的纪念T恤,总见他穿,八年下来早已穿的松松垮垮,后来也送过不少衣服,那人却偏执地只爱穿那一件。


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的心情的呢,大概是在从二宫身体的梦中醒来面对弄湿的床单的时候,心里想着:完了,我大概是完了。


不过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在相叶纠结的不行,自暴自弃的时候,二宫和也告白了,仿佛烟花在脑中炸开,耳鸣中看着对方的口型依稀听到“笨蛋,我可能是喜欢你”


那大概是那时少年的相叶雅纪听过的最美的句子,即使它的宾语是笨蛋,没什么,那不是重点。年轻总是有一些特权,比如说选择性听见和离家出走。


上大学后,两人都和家中出了柜,相对于叹气接受的和子妈妈,桂花楼可以说是翻天了。少东家相叶雅纪被从堂厅追到厨房打,气极的相叶爸爸甚至一度拿起了菜刀,就像很多年轻人一样,相叶雅纪在被打了一顿以后,离家出走了,哦,不对,他还带上了二宫和也,那可能是叫私奔吧。


两人大学本来就在东京,便顺理成章地在这里扎根,二宫是做程序员的,那个工作作息总是太不规律,碰上没活的时候,二宫天天打游戏,偶尔能听到他踏着拖鞋,在这个耗尽两人家当的小屋子里塔塔塔地走到这里走到那里。但碰上忙起来,每日每月的一个月两个月甚至半年。


因为这个原因,程序员寿命普遍不长,二宫公司里也是,每年总有那么几个猝死的,在二宫出事之前,相叶一度以为这种事只会发生在上了年纪的人身上。


显然他是错的,在赶到医院时,二宫已经被判定死亡,猝不及防,在深冬的一个凌晨,相叶变回了一个人。


在双人床上一个人醒来,在两套牙刷前一个人刷牙,在双人模式下打一个人的游戏,在两个人的回忆中一个人沉湎。


大家都觉得他忘了,在过去的时光中埋葬了二宫和也,父亲也开口提出过回家和继承的事情,却被巧妙地拒绝了。你看,虽然总是被叫做笨蛋,但那只是在喜欢的人面前的撒娇罢了,撤下这一副样子,总是还有着拒绝别人的天份。


嗯,从上司那里听到人的生平往往可以用四个字概括,相叶的话大概是二宫和也吧,虽然也许还会活很久,发生许多事,可是,这和相叶又有什么关系呢?


二宫和也死的那天,上帝带走了两个灵魂,一个是二宫和也,一个是相叶雅纪,哪相叶雅纪还活着吗?谁知道呢

@姑苏 
他们百年时光
共我好梦方长

还剩四十生活费硬是问室友借了75,姑苏太太谢谢您出书,爱您!不敢艾特,默默表白一发

半夜等档等着爆肝,明天全天课,回忆起了高中的恐惧,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

有人一起吗?这次绝对不会不去考试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运动拔!!!学长!!!请收下我的情书!( ˘ ³˘)♡

上排围巾
下排歪头杀
这苏点谁能懂!!谁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