丸子不吃安利嗎

不要,谢谢。





大概是雅all雅的竹馬黨

マサキより


轻虐预警———————————————————



太久没有写字了,习惯了电子设备,面对空白的纸张竟然产生了一点紧张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的手好像有点抖,所以字实在是不太好看,习惯了输入法很多汉字也不会写了,这封信平假名有点多,我能想到小和你尖声骂“笨蛋”的声音。



刚有人和我说这种信不能写过5分钟,什么规矩嘛,五分钟还不够我给小和撒个娇。



说真的,和小和认识22年,走过了人生的三分之二,很少有看到小和这么生气地和我吵架的样子,看到小和冷漠的和我说如果爱会让人失去自我和全部,不如你来替我放手。



我知道,小和一直是很聪明的人,能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能清楚地衡量出每件事物的价值和与其匹配的加注,不像我,我脑子并不好,只能拼命投入其中,比如高中的毕业考,比如工作,比如爱你。



爱情到底是不是值得放弃全部呢?我还是不知道这个论题的答案。只是我全部生活的一天天,起始于阳光下小和垂下的睫毛,落幕于暗夜中怀中小和的味道。没有你我该怎么去生活呢?



我希望亲口告诉你这件事,所以在飞向你的途中,可是好像出了点问题,只希望这封信能把我的心意传达到。我的手好像抖的更厉害了,不如说机身抖的更猛烈了,空乘小姐开始收信催促我们带面具了。



如果我能站在你面前,我们别吵架了好吗?我爱你,你比什么都重要。



相葉雅紀より




二宫和也折起了手中被海水浸泡过的信,写信的人在来途中,飞机失事,沉眠海底。二宫和也捂住了脸,却没有眼泪,只是喉咙中模糊呜咽着“笨蛋”。








——————————————————————————————————————————————————————————手机排版等于没排版————————————————————————————————————————————————

酒酿:

相葉さん、入社21周年おめでとう!ヽ(〃'▽'〃)ノ
非常走肾的剪了个竹马视频,虽然我信誓旦旦和朝菌爸爸说我会剪个小甜饼
最后还是有一种不太棒棒的感觉在心头
(つ´∀`)つ まあまあ、気にしないで
每天都在吹相叶雅纪的我根本说不出他百分之一的好啊

打了自己cp的tag非常不好意思了
就是想问一下
带这个无料去会有太太和我交换吗😭
这是绿色部分,黄色部分打算手作一个戚风蛋糕去投喂
希望大家能来找找我这个宝宝

破冰者[一发完结

不会手机推荐只能转发了

butterbambiiiii:

破冰者


退役的速滑选手 和他老家的竹马

不算双向暗恋算双向明恋了吧。


其实我对速滑没有很了解但也没有很多专业方面的描述,应该不会有大差错吧!





今天是二宫和也待在队里的最后一天了。在上个赛季结束后他便向管理层含蓄地表明了自己渐渐在这项运动有些力不从心了,不如还是早点退了,省得再浪费队里的资源。二宫和也在队里混了这么多年,自然是看出了领导们脸上如释重负的表情;管理层的老头笑呵呵地同意了,最后还装模作样地说挽留了下他。还是在事态没有发展到太令人难堪的时候就叫停吧,他心想。




上个赛季不上不下的成绩令他在队里的位置有些尴尬,明明是大前辈却不能作为领头羊带领着年轻队员们,新进来训练的学员对他也没有什么尊重。他尽力了,但尽力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大家都是要靠赛绩说话的。虽然优秀的速滑运动员确实可以稍稍延长自己的职业生涯,但在体力方面着实是有些吃力,一开始还能用经验在对抗着年轻选手们,再后来,就成他现在这样了。




跟大人物们报备完还剩下自己的教练,樱井翔。说起樱井翔他总是有种酸酸的感觉泛上心头,带着点嫉妒又带着点羡慕。樱井翔和他是同时代的运动员,当初他们两个几乎称霸着所有国内外赛事,在赛场上他们是要互相争夺第一的对手,在场下因为年龄相仿又变成无话不说的好友,天天黏在一起。可樱井翔参加完14年冬奥会便急流勇退,留自己一个人在这独自承担队里的厚望,对此,二宫和也是有些埋怨的。接着,因为金牌傍身的樱井翔收到了领导的邀请,摇身一变成为了队里最年轻的教练,从那时开始他和樱井翔身份和待遇上有了差别,也没有以前那么无话不说了。毕竟以前还能凑在一起抱怨教练,现在就不行了。当然了,这都是敏感的他单方面的小情绪,樱井翔待他还是照旧的亲密。




二宫和也做好了被一顿臭骂的准备,有些心虚地溜进了樱井翔的办公室。对着背对着他的樱井翔,他突然有些退缩,便假装咳嗽提醒着樱井翔他的到来。樱井翔带着一副“我等你很久了”的表情慢慢转过来,二宫和也适时地示了弱,软软地问,「翔ちゃん你也知道为什么我要来找你了吧?」。 樱井翔哼了一声,「这时候才叫我翔ちゃん,之前不还阴阳怪气地叫着我教练吗?」, 二宫和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妙,渐渐换上了委屈的表情。没想到引以为豪的营业专用表情对樱井翔丝毫没有影响,「你不要用这种表情看我,你知道的,我一直不怎么赞成你现在就退,再坚持个一年不就能去平昌冬奥了吗?」,二宫和也被他好似长辈一般的说教搞得有些烦躁,回击到「你还好意思说我,当初谁参加完14年的就退了?我参加过两届了,也已经拿了几块奖牌,再说了,你也知道我最近的成绩,我不想再这么自寻难堪了,放我走吧。”」,樱井翔也被这段反击弄得有些愧疚,他自知当初自己的退役对二宫的打击不小,便放轻声音,「好吧好吧,可ニノ你真的不考虑留下来吗?我也可以和上面的人商量下让你也做个助理教练什么的,我们一起再奋斗个几十年不好吗,就当弥补我当初这么早退役的遗憾。」 二宫和也被“奋斗个几十年”这个词吓到了,急忙摆了摆手,「翔ちゃん你放过我吧,我可不想把我有限的生命用在训小孩子上,行李我都早就寄回去了,明天开始我就要调成休假模式,回老家先休息一阵再说。」,樱井翔脸上一副遗憾的样子,「算了,明天要我送送你吗,我还有点假可以用,讲不定我也能跟你一起回家享受一会儿休假模式。」二宫和也摇摇头,「不用了,我通知了那谁去车站接我。」 樱井翔又换上八卦的表情,「噢,那谁。」二宫和也的耳朵渐渐染上了红色,「你别瞎猜了,我走了。」,把背影留给还在八卦的樱井翔,也不回应他在身后大喊的 「等我一请到假就到你老家去看你!」




二宫和也一早就发了邮件给和他一起长大的相叶雅纪,说是一起长大其实也不尽然。二宫从十四五岁就离开老家去了少年队里训练,之后每年也只不过相见这么几次,大多都是圣诞节前后和相叶雅纪庆祝下他的生日。有时相叶雅纪会来看他的比赛,在场边跟他招招手,等赛后再塞给他一大包零食。二宫和也总是会偷偷溜出去,带着相叶雅纪去吃他喜欢吃的餐厅,再悄悄地把他带回自己的宿舍。两个正在长身体的青少年挤在一张床上并没有多舒服,二宫的一半身体有时会荡在外面,但那是他在艰苦训练中最开心的一段时光,二宫和也贪恋着每一次相叶雅纪的到来给他带来的动力和温暖。




这样的友情慢慢地发酵变成了一种奇怪的感情,二宫和也大约知道相叶雅纪抱着同样的想法,可大家都缩在自己的墙里面,没有人敢说出口,也没人敢伸出手。二宫和也转而用埋头训练这种方式麻痹自己,而相叶雅纪也很有默契地不去打扰,他知道在这个阶段二宫和也注定只能专心训练,能够分给自己十分之一的时间就已经代表着重视。两个人都有些心怀不轨地和对方保持着联系,以此来测试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地位是否会变动,长长的邮件提供能够给二宫和也需要的安全感。等到相叶雅纪上大学以后,他还是会来看二宫和也的比赛,他们也还是会一起吃饭,但只是少了两人挤在一张小床上的步骤。心照不宣的成年人避开了太过亲密的接触,给彼此留下了后路。现在还不是时候。




二宫和也一走到出口就看见了蹲在一旁的相叶雅纪,不知道正看什么看得入迷,二宫大力拍了下他的背,终于召唤回了神游的他。「什么嘛,ニノ一见到我就打我,亏我还请了假来接你呢。」 委屈的声调还是记忆中的感觉,意识到其实很想念他后二宫和也摸了摸鼻子掩盖掉了自己的不好意思,一边催促着他快点站起来去开车,一边自然的脱下双肩包交给他。坐上车后,看着已经褪去幼稚的相叶雅纪,二宫和也又变得有些不安。他的竹马变得太多了,他无法确认自己对那人来说还是跟以前一样重要。似乎是意识到了旁边灼热的视线,相叶雅纪转向了他,他却立马转头看向窗外,相叶雅纪轻声说了句,「好想你啊」, 二宫和也努力让自己不要显得雀跃,但变红的耳朵出卖了他。相叶雅纪看到二宫这么可爱的样子,也变得轻快起来,他原以为二宫此次回来会很消沉,早已准备好了很多安慰的话语,这样看来是用不上了。虽然二宫在邮件里丝毫没有提到回来的原因,但他多多少少也猜到了,上一季的比赛他有去看,二宫的状态确实一次不如一次,这时候做出这个选择也算是明智的了。「ニノ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吗?」, 相叶雅纪装作不经意的开口问道,其实他心里挺紧张的,生怕戳中二宫和也的伤心处。「诶…看看能不能在这里的溜冰场里当个教练什么的,虽然比赛是不行了,但教教小孩子还是没有问题的吧。」 按耐住心中的窃喜相叶雅纪追问,「那你不走了吗?」 「走了不走了,还能去哪里呀,除了这个就什么都不会了。」二宫和深知其实留在队里当一个助理教练比他在老家当一个随便不知名的俱乐部教练要好得多,不光赚得多,而且队里的孩子天份还更好,教起来更轻松。他知道的,但是他就是想要回来,回来以后就能好好梳理因为速滑而被搁置的其他事物了,这里大概特指他身边的人。




拖了奖牌的福还有那张讨人喜欢的脸,二宫和也在老家那里唯一的溜冰场里当上了教练。每天的工作也很清闲,孩子们意外地刻苦认真,使得他一开始想好的要实行挫折教育的计划落了空。相叶雅纪一下班就会匆匆忙忙地赶到冰场,在场外等着他,有时二宫和也在他身边滑过他还是像以前一样会挥挥手。一瞬间二宫和也觉得什么都没变,又什么都变了。他不再是那个可以在场上肆意迸发的青年了,现在的他只能在这有点破旧的场子里慢慢地牵着小孩子的手滑着。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以前在赛道上脑子里有一根弦总是紧绷着让他无暇顾及赛道外的目光,现在弦断了,他终于能选择往身边看了。




以前每当他滑过相叶雅纪身边时,那人总会坚持朝他挥手,这次,二宫和也有气无力地也朝他摆了两下手。相叶雅纪显得有些惊奇,因为比赛中的二宫和也是无法分心回应他的,即使他知道二宫和也对于他的到来感到欣喜,但他们从来都没能达成这个类似仪式一般的相互挥手。一开始满足于这个举动的相叶雅纪发现二ノ不一样了,他眼里的光黯淡了,意识到这件事的相叶雅纪有些惊慌,但他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帮到二ノ。





二宫和也发现相叶雅纪的情绪有点低落,权当是因为他等的有些无聊了,快速换下了制服和鞋子,朝相叶奔去。两人之间本来就是相叶雅纪更会寻找话题但今天和往常有点不同,他们两个人肩并肩走出溜冰场,一通电话打破了这份沉默。二宫和也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樱井翔,有点无奈,试图拖到变成未接来电后再发邮件回去,奈何电话那头的人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一个接着一个的轰炸着他。二宫和也放弃了,按下了接听键,对面高涨的情绪有点吓到他,「都怪二ノ平常回邮件都只回一两句话,害我总是担心你过得怎么样,哎呀不多说了你快来车站接接我,我请了一个礼拜假来看你!」 他默默地挂掉了电话,催眠自己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樱井翔继续打着电话,二宫没办法只能接了后告诉他会去接他的。轻轻扯了下相叶雅纪的衣角,跟他说今天有朋友来找他,能不能开车带他去车站。相叶雅纪看上去比二宫和也要激动得多,「诶!二ノ的朋友吗?好稀奇啊,想要知道运动员二ノ是什么样子的!」 二宫心想,不会给你们两个人机会使劲吐槽我的机会的,等接到樱井翔立马就给他扔到旅馆。




事与愿违,相叶雅纪和樱井翔两个人一拍即合,吵吵着要一起去居酒屋不醉不归,还拉上了表明想要回家早点睡觉的二宫和也。樱井翔喝着酒总会吐出些不经大脑的话。他一边拉着二宫和也的手一边哭着道歉,说他当初退役的时候太冲动了,什么都没想好,觉得对不起二宫,所以他想让二宫留下来跟他一起在队里,至少在他的看管下二宫也应该能过得不错。二宫和也叹了口气,「翔ちゃん啊,都说了那么多次了不想留在那里,我那么不服软,总是受不了队里面氛围,现在这样不也挺好的,你要是想我就来这里吧。」,末了还拍了拍他的头,樱井翔还在嘟囔着可你当初说是因为不喜欢教小孩子才回来的,现在不还是在当教练吗。二宫和也趁机糊了下樱井翔的脸,用染上了醉意的小尖嗓说着,哎呀那哪一样啊,我可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你们那可是全国人的希望。在一旁抿酒的相叶雅纪相比一开始的情绪显得有些低落,他在二宫和也需要鼓励的时候并没有与他相伴,现在二宫和也回来了,他也没办法让二宫变得开心点,或者说是,更有生气一点。他知道二宫和也不该留在这里的,这里的冰场太小了,容不下他。他也知道二宫和也毅然决然地选择回来多半是为了他,但他不能就这样把二宫和也留在身边,至少不能是现在这样。




樱井翔是三人之中喝得最醉的,也许是平日里积累了太多压力,也只有在现在能够稍微宣泄下。剩余两个人费力地拖着把他安置到旅馆的床上后也有些累了,这时相叶雅纪开口,「二ノ,我想去溜冰场,陪我吧。」二宫和也嘴上虽然抱怨大晚上的去溜冰是不是喝多了,但身体还是很诚实地跟着相叶雅纪去了冰场。从箱子底翻出了一双略有点大的冰刀鞋给相叶雅纪换上,嘱咐他要把鞋带系紧不然脚腕会受伤,「这样的话二ノ帮我系吧!」 明明知道这只是相叶的撒娇可以完全不用理会,二宫和也还是默默蹲下来替他认真的绑紧了鞋带,再自己快速地换好了鞋子。之后相叶雅纪伸手要二宫和也扶着他,「喂现在还在陆地上吧」,但相叶还是伸着手,二宫没办法只能拉起他的手。到了冰场上相叶雅纪就更加不肯放手,一手拉着二宫和也一手扶着场边的扶手,二宫大喊你这样永远学不会的啦,要放手要放手,硬是挣脱了相叶雅纪。失去了主要支柱的相叶狠下心终于滑出了第一步,意外的顺利,尝到甜头之后他就开始满场跑了。在背后看着相叶雅纪一下子滑得这么远,二宫和也不禁笑了出来,「转弯的时候不要滑得这么快,当心摔跤!」




只听到“噗通”一声,前面的人重重地摔倒在了冰面上,二宫和也有些后悔刚刚那么大意就让相叶雅纪这么放飞自我,他迅速地滑过去查看相叶雅纪有没有受伤,刚伸手想把在地上的人拉起来便被一把抱进了怀里。




「喜欢你哦。」,相叶雅纪对二宫和也说出了这句话,然后他感觉一下子被抱紧了,「相叶ちゃん总是在莫名其妙的场合说点奇怪的话,上次在车里也是,现在也是,但我特别开心。」相叶雅纪被难得这么直白的二宫和也击中了,「二ノ,虽然我也想这么继续抱着你,但坐在冰上裤子都湿了,屁股很冷啊。」
「你就这么继续坐着冷死吧。」,二宫和也站起来,留给相叶雅纪一个冷漠的背影。相叶急忙赶上去安抚,二ノ别走啊快点牵着我的手,万一我又摔了怎么办。二宫和也还是放慢了速度等着相叶追上来,两个人又牵起了手,十指紧扣,用着和以往都不一样的力度。暧昧了十几年的关系变得突然晴朗起来。「二ノ啊,等翔くん回去的时候你也跟着一起吧。」,相叶雅纪下定决心还是说出了这句破坏大好气氛的话,果不其然,「为什么,是后悔刚刚告白了吗。」,相叶雅纪没有气馁,「我觉得二ノ回去会更开心,虽然现在上课时候你会笑着,但总是带着一种…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这样的二ノ会让我心疼。」 相叶雅纪看穿了二宫和也小小的落寞,这是他从来没有向别人表露过的,是他留给自己最后的自尊。他确实很不舍得离开呆了十几年的队伍,但他又凭什么留下来呢。他确实有着几块奖牌,可那已经是挺久以前的事了,现在新进来的刺头们肯定不会服他。「但我已经拒绝翔ちゃん了呀。」,二宫和也拼命找着理由劝诫自己不要回去自取其辱,有些现在回想起来还会难过的场景就不要再去重复了。「翔くん这次会请假来找你就说明他还没有放弃吧,回去吧二ノ,尝试过才能真正的做决定哦。再说了,二ノ不要害怕嘛,有任何事情我都会陪着你的。」「你又在讲那种乍一听有道理但只是唬人的话了。」二宫和也内心其实有些动摇,他知道相叶说的有道理,作为一个运动员最不该做的事就是认输,他还没有尝试过这个崭新的方向怎么就能断定自己不行呢。「但我又要浪费好多钱寄行李回去哦…」「没关系用我的卡!等等二ノ还是留个一半行李在这里吧,我得留点东西以免你就在那里不回来了。」「那可说不定,你要是不多来找我我立马变心。」相叶雅纪哭丧着脸又抱上了二宫和也,「二ノ好狠心哦。」




两个人充分利用了剩下的一个礼拜,一下班就冲出去约会,就像高中的笨蛋情侣一样,牵着手吃冰淇淋,有时候傍晚相叶会拉着二宫去逛商业街,玩心大起地给他带上奇怪的帽子拍照,美名其曰可以留念用来思念他。




二宫和也走的那天没有下雨,是个好天气。














「诶诶你听说了吗,二宫前辈要回来和樱井教练合作当助理教练了!」,「真的吗真的吗?」 二宫和也听见那些队员们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大力地敲了敲更衣室的柜子,「限你们五分钟之内换完衣服鞋子出来做速度训练。」,无视掉了那几人的求饶。 一天训练下来,队员们的态度变了很多,「没想到他还有点真材实料啊。」二宫和也摇了摇头,年轻人的表情真是容易读懂。他突然听到有人在场外大声地叫他,抬头后脸上抑制不住笑容,也变成了令人好读懂的“中年人”。



「二ノ我遵从你的指示来找了你噢。」,两人等人陆陆续续走光了又换上了冰鞋在道上牵手溜着,「我让你多来找我,不是第二天就来找我。」 故作冷淡的二宫想要捉弄下他的笨蛋男友,没想到相叶雅纪放开了他的手,径直地朝前滑去,「我比二ノ溜得快噢,二ノ输了!」。相叶雅纪的第一圈很顺,第二圈又突然变得笨拙起来,跌跌撞撞的,「扶着扶手啦」,二宫和也生怕他又摔倒,「你都已经这样了要是再摔了脑袋可怎么办」。相叶雅纪一手握住了二宫和也身后的扶手,一手握住了他正前方的,像是把二宫和也圈起来了一样。「那我赢了二ノ有没有奖励呀」,二宫和也飞速地亲了一下相叶雅纪,推开他朝前面滑去。




「下一圈是惩罚赛,输了要有惩罚哦。」

「二ノ你这是抢跑是犯规啦!!」


The End




啊写完了
明明脑内的故事大概要比写出来的温柔十倍吧,但是文力不够(;´༎ຶД༎ຶ`)
还是希望大家喜欢!感谢阅读!

想看这个水仙!肯定超带感!澡堂老板和建筑师的故事!再配上1874的设定,哇哦刺激!可惜我只能叠张图出来了

【相二】你的名字

一发完w好怕自己修仙到猝死,于是有个这个
小小小小虐预警,不行了,比甜我已经甜不过官方了


他们教我用四个字概述平生,我想了想还是在本子上写下了你的名字,你在时,你就是我的生命,你不在时,我已经不算是活着了
——相叶雅纪

下班后陪着上司续了两摊,难免就到了凌晨一点的时候,东京是没有晚上的,莫不如说这时候,才是有些人狂欢的伊始。然而这和相叶雅纪有什么关系,他只是一个正在迈入三十代后半的普通男人,为了生存奔波,在觥筹交错间找着自己的容身之处。现实就像大海,轻易拍熄了年轻冲动的火焰。


目黑区有很多亮着灯光的公寓,可惜都不是相叶的,暗着的公寓里最小的那些里有一套倒是写着他的名字,本来不止有他的名字,可买下公寓没多久,就只有他了。


二宫和也,相叶酒喝的有点多,蹲在公寓的墙角呢喃着这个名字,冷清的公寓本就不大,相叶还只是蜷缩着固守在那个角落。


二宫和也是相叶雅纪的恋人,准确说,曾经是相叶雅纪的恋人,青梅竹马。与曾经的相叶雅纪截然相反,二宫和也从小就是个小守财奴,小宅男,后来变成了一个大守财奴,资深宅男。相叶雅纪不同,曾经身为桂花楼少东家,衣食不愁,攒两个月零花钱就能买刚上市的限量游戏碟,金钱观念极为薄弱,身上的衣服动辄上万,相叶自己本身也是个衣架子,随便穿穿也是时尚前列,顺带一提,二宫和也的衣服一件能穿8年。嗯,那件相叶送的纪念T恤,总见他穿,八年下来早已穿的松松垮垮,后来也送过不少衣服,那人却偏执地只爱穿那一件。


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的心情的呢,大概是在从二宫身体的梦中醒来面对弄湿的床单的时候,心里想着:完了,我大概是完了。


不过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在相叶纠结的不行,自暴自弃的时候,二宫和也告白了,仿佛烟花在脑中炸开,耳鸣中看着对方的口型依稀听到“笨蛋,我可能是喜欢你”


那大概是那时少年的相叶雅纪听过的最美的句子,即使它的宾语是笨蛋,没什么,那不是重点。年轻总是有一些特权,比如说选择性听见和离家出走。


上大学后,两人都和家中出了柜,相对于叹气接受的和子妈妈,桂花楼可以说是翻天了。少东家相叶雅纪被从堂厅追到厨房打,气极的相叶爸爸甚至一度拿起了菜刀,就像很多年轻人一样,相叶雅纪在被打了一顿以后,离家出走了,哦,不对,他还带上了二宫和也,那可能是叫私奔吧。


两人大学本来就在东京,便顺理成章地在这里扎根,二宫是做程序员的,那个工作作息总是太不规律,碰上没活的时候,二宫天天打游戏,偶尔能听到他踏着拖鞋,在这个耗尽两人家当的小屋子里塔塔塔地走到这里走到那里。但碰上忙起来,每日每月的一个月两个月甚至半年。


因为这个原因,程序员寿命普遍不长,二宫公司里也是,每年总有那么几个猝死的,在二宫出事之前,相叶一度以为这种事只会发生在上了年纪的人身上。


显然他是错的,在赶到医院时,二宫已经被判定死亡,猝不及防,在深冬的一个凌晨,相叶变回了一个人。


在双人床上一个人醒来,在两套牙刷前一个人刷牙,在双人模式下打一个人的游戏,在两个人的回忆中一个人沉湎。


大家都觉得他忘了,在过去的时光中埋葬了二宫和也,父亲也开口提出过回家和继承的事情,却被巧妙地拒绝了。你看,虽然总是被叫做笨蛋,但那只是在喜欢的人面前的撒娇罢了,撤下这一副样子,总是还有着拒绝别人的天份。


嗯,从上司那里听到人的生平往往可以用四个字概括,相叶的话大概是二宫和也吧,虽然也许还会活很久,发生许多事,可是,这和相叶又有什么关系呢?


二宫和也死的那天,上帝带走了两个灵魂,一个是二宫和也,一个是相叶雅纪,哪相叶雅纪还活着吗?谁知道呢

@姑苏 
他们百年时光
共我好梦方长

还剩四十生活费硬是问室友借了75,姑苏太太谢谢您出书,爱您!不敢艾特,默默表白一发

半夜等档等着爆肝,明天全天课,回忆起了高中的恐惧,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